读《轻轻吹去心上的灰尘》有感 —— 中国第一位女“性学”家李银河随笔集

2019/3/27 13:04:42 胡可

李银河这本书,不像她那些专业书籍读起来费力,这本读起来很轻松。书中是一些她思想的碎片,有很多重复的地方,像一个人在絮絮叨叨的和自己对话。或是鼓励,或是怀疑,又或肯定,有开心,有平静,有期许等等。


从小养成的珍惜时间,节约时间的习惯很难改变。只要是醒着,不做事就会有负罪感,好像生命不是我的,不能随意挥洒,好像背后有个监工,不让我犯一会愣,出一会神。

思维延伸

我似乎和她有着一样的习惯。不仅是自己独处的时候,连去听一次讲座,或者是和某个人聊天,如果觉得是没有收获的,都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,从而产生焦虑。


孤独存在的一个证据就是疼痛:当你疼痛时,别人无法感同身受,只能一个人独自忍受,体会,面对。

思维延伸:

我也始终认为人是孤独的,无论是快乐的时刻,还是悲伤的时刻,都是要时间在身上一分一秒寂静的走过。这个时刻无人能够参与和替代。即使身处人群,依旧是孤独的。

如果能有个人,哪怕能静下来听你说上一会话,真心的去尝试体会你的感受,你也会被感动,会被治愈。所以才有了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。

孤独,是无法摆脱的一种状态,它一直存在,从未消失,偶尔也许会被掩盖。孤独不是负性的,无论是思考还是学习,都需要在孤独的状态中去完成。所以能够耐得住孤独寂寞的人,往往更可能有大的成就。


我从不期望有灵魂伴侣,因为我不觉得会有那样的人存在,我不了解我自己,但是别人更不了解我。如果偶遇良友,可以交谈几句,交流对于生活,对于生命的心得体会,已是幸事。

但,这样的真相,是万万不能和心灵脆弱的人说。他们总是怀有期望,有人可以拯救他们脱离苦海,他们是不能知道,也不想知道,人在灵魂上的孤独只能自己抵御。宗教对人灵魂的慰藉,在孤独的时刻,想来是尤为显著的吧。


书摘

我很年轻时就接触过存在主义:它立刻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,因为它说出了残酷的真理:存在纯属偶然,人生全无意义。存在主义同时为人生指明出路:人可以选择,并自己去承受选择的后果。

思维延伸:

想起很小的时候看三毛的书,她写道:“婴儿诞生,一般人不知晓婴儿的未来,可是都说——恭喜恭喜;某人死了,一般人也不明白死后的世界,却说——可惜可惜!”。在大多数人眼中生命是最具有意义的事情,所以才有了生的恭喜,死的惋惜。但真的是这样么?生真的值得道贺,死真的就一定要悲哀么?


书摘

我可以享受到更大的快乐,比如从一个精心拍摄的有才气的电影中,每当我体会到其中的美妙之处时,我会得到比打牌更多的快乐,这样,我得精神生活就会比较充盈,生活质量就会高一些。

我想,所谓审美生存有三项可能的内涵:最浅的是对艺术和美的赏析,享用。其次,如果是艺术家,可以得到创造美的快乐。最深的一层是以一种审美的优雅态度生活。

思维延伸:

李银河喜欢福柯的观点“生活就像一件艺术品”。我喜欢的比喻是把人比做一块用来雕塑的石头。你经历过的事,读过的书,听过的音乐,或深或浅都是一刀,在你身上留下痕迹。

有的一刀刚好削出一个完美的弧线,有的一刀却会把原有的美切割残缺。而我们就是由我们自己,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。现在的我是以前的我雕刻出来的,以后的我,是现在的我雕刻出来的,所以我们当下的行为,决定了我们未来的模样。


书摘

如果你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(生命)去谋生,只能证明你人生的失败,你生活质量的低下,你没有时间去享受生命的美好和宁静。

思维延伸:

我对老公说上面这句话的时候,他大笑说我不能把这句话和一个负责养活我的人说,这刺激太大。这句话很好的安慰了我,原本为了不能工作而产生的遗憾,在这一时刻转化成了无比强大的优越感。生活不是为了工作,琴棋书画的消磨人生也许才是在这个浮躁的社会生存的终极目标。


书摘

我读印度大师克里希那穆提的《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》“一个喜悦的,真正快乐的人,是不费力气生活的人”

如果能够达到这种境界,我们就能进入不再与人比高低的喜乐状态。(内心挣扎的原因)不外乎就是忌妒、贪婪、野心和竞争……等我们挣扎时,起因总是来自真实的自己和期望中的自己之间的冲突。”

思维延伸:

我觉得欲望是一件好事,是我们做事情的动力。真实的自己与期望中的自己不符,于是产生了改变的欲望,于是才有动力苦背单词,才有动力在健身房挥汗如雨。

欲望的好处还在于它的间歇性满足和不断诞生。间歇的满足带来快感,新的欲望继续促进我们行动,就这样周而复始,让没有意义的生命变得忙碌,掩盖了无意义带来的空虚。


书摘

读伊壁鸠鲁“我们做得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这个目的:免除身体的痛苦和灵魂的烦恼”


书摘

如果一个人的灵魂够强大,够完整,它必定是孤独的。它所有的话都是对自己说的。它所有的关注都在自身。它的痛苦必须自己独自承受;它的快乐也可以独享。这是一种特权,也是一种不得不如此的现状,因为每个灵魂都有自己独特的轨道、与众不同的兴奋点和关注点,不会跟另一个人重叠,更说不上融合。

依赖性是灵魂孱弱的表现,是灵魂不够强大,不够完整的表现。……灵魂上依赖朋友的人是灵魂上的穷人,自己不能独立应对困境,要靠别人帮助。灵魂上强大完整的人是灵魂上的富人,因为他不需要朋友,不需要倾诉。他只对自己倾诉,自己碰到的问题,有能力自己解决。

思维延伸:

在人的基本需要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,如食物的匮乏,所处环境的不安全,人不太会关注灵魂是否强大,因为太多的精力都花费在“怎么活下去”这件事情上。

现今的浮躁在于,人们的基本需要得到满足以后,仍会惯性的在追寻物质的道路上前进,以为还不够,有100万才可以,有了100万以后想着有1000万才可以。停不下来,没时间思考,没时间强大灵魂。所以现实中,灵魂孱弱的人很多。

而这些灵魂孱弱的人,往往寄希望于有一个人可以依赖,可以拯救自己出苦海,却经常遇到的是另一个灵魂孱弱的人。于是随处可见,生活不幸福的人,喃喃抱怨的匆匆前行。


读整本书的思维延伸:

在看李银河的文字时,总觉得她说的话,我理解起来很容易,这种理解不是字面的理解,而是感受上的理解。我能够理解她说的对与写小说的渴望,胆怯,想去做,一直鼓励自己,但是又不停的怀疑和否定。我也总是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有着莫名的野心,然后在无数个时刻,鼓起勇气,又在另一个时刻开始怀疑和否定。

而对于生命的理解,她相信生命的无意义。所以在整本书里,她都在强调“她想知道怎么活着才有意义?”,或者说无意义的生命要怎么继续。

看完了整本书,仿佛看到了她的答案,又仿佛没有。她虽然自言自语的给出了答案,絮絮叨叨贯穿整本书的在说,但,正是因为这样一直说一直说,反而让我怀疑她是否肯定自己的答案。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在思考这个问题,是否这是人一生都会思考的问题?



对于生命的“无意义”,我没有不认同,只是不想用这“无意义”这个词来形容。如果说没有结果的的事情注定是无意义的,而生命最终会消亡,尘归尘,土归土,不是一个有意义的结果,那么推论出来,生命=无意义。

但我更倾向理解为“生命是一个过程”。生命这一过程,短短的,像一列开往死亡的列车,有的人早早的到达,有的人坐的久一些,但不管怎样,都无法停止列车的前行,终是会达到终点,到达“死亡”这种状态。只是很多时候,我们误以为这个过程就是全部。

在余华《第七天》的小说里,他隐喻了很多东西。其中有一个对于生命的问句“有墓地的得到安息,没墓地的得到永生,你说哪个更好?”。

和他一样的感受是,也许死亡是一种永生,或者是某种状态的的永生。


李银河用了很多次宇宙的视角来看待生活。她说“即使我活到了一百岁,在宇宙中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瞬。当我逝去之后,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,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不激起一丝涟漪。

从本质上说,我和一块石头没有区别,都是宇宙的尘埃。”她曾经觉得人最大的意义是在历史中留下痕迹,名字,事迹,亦或者文字,图画。但当她把时间的视角拉长,拉到亿万年,长到一个文明都可以被磨灭的长度,那么某个人的脚印就像沙滩上的足迹,多深,都会消失不见。

作者:心理咨询中心  胡可


扫描二维码
下载乐天心理APP